Silverant银蚁致力于轻量化户外旅行装备的开发与推广,设计简洁,功能与时尚相结合,去除不必要装饰,强调实用性和表现不繁复的优雅;在做工和材料选择上充分展现健康环保的技术前瞻性;倡导简单轻松的旅行方式,希望旅途中的一切轻松自在,是“轻旅行”时尚概念的倡导者。

 

俄罗斯5.5万个营地中国数百 国内营地教育怎样发展?

前不久,美国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在他儿子的初中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。一反常态地,没有激昂的鼓励,也没有美好的祝福,这位老爸却这样讲道,“未来的岁月里,我希望你遭遇不公,这样你才会明白正义的价值;我希望你遭受背叛,这样你才会明白忠诚的宝贵;我还希望你遭遇孤独,这样你才不会把朋友视作理所当然;我希望你体验一些痛苦,才能学会同情别人。”

诚然,生活并非一帆风顺。在孩子成长过程中,除了学习学科知识,更重要的是学会理解、学会珍惜、学会如何与他人相处。在当今学校、家庭、营地三种不同类型的教育中,没有围墙的营地教育显然更能让孩子学会这些东西。

近年来,随着二胎政策、经济的持续增长,人们的教育观念也在变化。越来越多的80后家长愿意为营地教育付费,希望孩子可以学到更多的知识。再加上营地教育本身还涉及体育、旅游两大市场、相关政策利好等多种因素,这门“小孩子”的生意自然而然地受到更多社会资本的关注。德勤中国曾经预测,中国教育市场有望从2015年的1.6万亿增长至2020年的2.9万亿。

“目前我们的营地教育活动涉及水上、航空、陆地多个层面,北到马路里西到甘肃,我们希望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展开特色的活动,让小朋友有爱国的精神,在山川河流之中锻炼身体,磨炼团队精神。”在最近的2017全国青少年户外营地大会上,中国登山协会青少年委员会秘书长曹荣武这样评价营地教育。中国登山协会成立于1958年,是营地教育行业的管理者和引领者。

事实上,营地教育最早起源于150多年前的美国,目前美国现有1.2万个营地,每年服务超过1000万的中小学生。但根据世界营地协会(ICF)的统计,世界上营地数量最多的国家其实是俄罗斯,有5.5万个营地,最大的一个营地,光工作人员就有2000人。日本也有3500个营地、服务3000万人,然而我们国家的营地却尚不足千个,中国的营地教育还处在起步阶段,营地也未得到充分的利用。“我们有人口红利,有土地红利,有接近两亿的青少年,然而目前我们所说的营地,更多还是参差不齐的农家乐,还是没有形成价值文化”。

 

 

其他国家营地数量远多于我国


营地产业链包含专项设施设备、基础建设、土地、宣传招生、培训、客户维护、课程研发、人员聘用等多个环节。据曹荣武秘书长分析,目前营地教育市场存在这几个亟待解决的痛点:社会认可度不够、课程品质不高、体制不顺、有量无质、产业结构还需优化、缺乏专业人才、行业融合度不够、产业链未形成。“中国有一亿多小朋友,市场潜力很大,但是现在我们发现很多问题。一方面,营地教育品牌参差不齐。一些机构所谓的营地教育只是带着小朋友走走路,还有一些没有任何资质就展开活动,存在非常大的安全隐患。另一方面,营地教育产业也过于单一,缺乏综合性。做教育的更多偏重文化教育、做户外的更多偏重技术,招生、宣传、活动的组织,都是自我包办,很难形成产业规模。”

面对市场乱象,体育总局及中国登山协会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:进行营地标准的制定与评定、编写课程教材组织培训等。其中,营地标准主要从硬件、软件、服务三方面进行评定,服务质量又包括了公益活动、社会影响力、产品课程、周边就业、接待人天次等几个方面。“目前很多家长都是送孩子到国外去参加营地教育活动,动辄三五万。如何以更亲民的价格让更多孩子享受营地教育,是我们未来的工作要点”,曹荣武秘书长如是说。

 

 

营地建设路径概览


在营地行业的管理上,国家体育总局及中国登山协会将通过“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、优化服务”三方面,以行业引导、建设指导、人员培训、课程教材、保险保障、信息平台等方法搭建营地公共服务体系,以提供政府引导、资金开展示范性活动、向社会购买营地服务等方式推动行业良性发展。